南平大昌行网 > 主页 > 车辆买卖服务 > 张宏良重庆演讲:学习主席党建思想,正确看待当前斗争
南平
[切换城市]

张宏良重庆演讲:学习主席党建思想,正确看待当前斗争

更新时间:2018年06月14日 08:10:33
类别:车辆买卖服务

 

学习主席党建思想,正确看待当前斗争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重庆讲座大纲

张宏良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巴黎公社起义140周年,太平天国起义160周年。历史上的农民革命、资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革命、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纪念日,全部汇聚到这一年,使今年显得有些不同寻常。其中,中国共产党建党九十周年,将是最为隆重的纪念活动。今天,我们以毛主席党建思想为指导,就四个方面的问题做一个简单交流:一是如何看待当今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社会基本制度;二是如何看待当今中国社会的基本性质和主要矛盾;三是如何看待当今中国的阶级斗争和社会革命;四是如何看待当前左派内部的主要争论。

一,如何看待当今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社会基本制度。

1,关于毛主席党建思想的几个主要方面。

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和无产阶级革命领袖当中,毛主席党建思想的内容最为丰富,这与毛主席亲自创建共产党和长期领导共产党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有关。在目前社会条件下学习毛主席党建思想,我们感受最深刻的主要是以下几点。

一是确立了党的根本宗旨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特定的阶级服务,这是毛主席党建思想最辉煌的地方。这既是马克思“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理论的继承和发展,更是对中国社会根本特点的准确概括。为了时时处处提醒共产党要牢牢记住这个根本宗旨,毛主席把中国所有地方全都打上了人民的烙印:人民国家、人民政权、人民军队、人民法院、人民医院、、人民银行、人民铁路、人民邮电、人民警察、人民教师、人民勤务员等等,甚至连货币都命名为人民币。正是毛主席把所有东西全都打上了人民的烙印,所以人民才把毛主席称为是人民领袖毛泽东。

二是确立了保持党的先进性的根本途径是大众民主。关于如何保持党的先进性问题,在所有无产阶级经典作家中,只有毛主席找到了解决方法,这就是当初在延安与黄炎培谈话中提到的跳出周期律的根本途径——民主。只是毛主席这里所说的民主,不是党内小民主,而是群众大民主,不是精英民主,而是大众民主。在这个问题上,毛主席与刘少奇在建国初期就形成了尖锐对立:刘少奇认为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完全可以通过自我修养保持共产党的先进性质,所谓接受群众监督也只是自上而下地倾听一下群众意见,绝不接受让群众帮助共产党整风这种大众民主,为此还专门写了《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而毛主席则坚持认为,共产党只有接受群众的直接监督和批评,让群众帮助共产党整风,实行人民群众的大民主,共产党才有希望保持先进性质,为此,在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复辟资本主义道路的历史关键时刻,毛主席毅然发动文化大革命,采用大众民主的方法,来保证实现党不变色国不变修的政治目标。

三是确立了党具有自我纠错能力的政治机制,这就是造反有理。把宏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概括为一句话——造反有理,是毛主席对马克思主义最伟大的理论贡献,正是这个伟大贡献,保证了马克思主义的时代生命力。苏联东欧巨变,西方反资本主义大游行的盲目性,眼下北非中东大众革命的被利用,就是没有以造反有理为核心的大众民主理论指导的结果。并且,仔细分析就会发现,包括战后美欧等西方国家的稳定发展,同样是建立在人民大众造反有理的基础上,人民大众随时可以通过游行示威等抗议活动进行造反。中国文化大革命代表的群众运动,就是中国共产党自我纠错能力的政治机制。后来正是因为宣布“永远不再搞群众运动”,腐败才侵蚀了共产党的政治肌体,使党逐渐丧失了自我纠错的能力,只要重新恢复造反有理的大众民主制度,中国共产党就完全能够恢复自我纠错的能力。

在此我们要特别强调一点,就当今中国社会而言,马克思主义只有在“造反有理”这个层面上解释才有积极意义,才能够对我们这个时代具有指导作用,其他任何层面上的解释,都不可避免地会走向教条主义和被坏人所利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中国精英集团就是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进行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把中国纳入了私有化轨道,特别是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中期,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热潮遍及全国,各级干部如同走马灯一样进入党校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要求必须认清文化大革命这场“历史浩劫的反动本质”,学习的结果,就是把中国老百姓重新变成了一无所有的雇佣劳动者,被压在了新的三座大山之下。回顾历史让人愈加感受到,毛主席把马克思主义概括为“造反有理”一句话,具有极其深刻和伟大的意义,一旦离开了这个层面解释马克思主义,立刻就会走向反面。

四是指出了党战无不胜的根本条件就是两个相信——“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一些人总是说什么,现在的党已经不是以前的党了,以前的党应当相信,现在的党已经不应当相信了。但是,人民群众并不这样看,唱红歌就是很典型的说明,如果人民群众已经不相信现在的共产党了,也就不会唱红歌了,人民群众坚持唱红歌,坚持歌唱共产党的历史,就是还相信共产党,就是在呼唤共产党,呼唤共产党能够回头,重新带领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其实,现在问题的要害,不是群众相信不相信共产党的问题,而是共产党相信不相信群众的问题。今天的人民群众仍然相信共产党,只是共产党越来越不相信人民群众了,不相信人民群众会继续和共产党站在一边。薄熙来搞重庆模式的意义,就在于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只要共产党相信群众,群众仍然愿意和共产党站在一起。

五是为保持工人阶级具有强大的政治战斗力,提出要建立宏大的工人阶级理论队伍。此前我们曾经多次谈到,欧洲历史上皇权和教权之间的双峰并立,造成了欧洲知识分子的发展空间,知识分子为了与皇权和教权相抗衡,只能借助于民众的力量,这就在客观上把知识分子和人民大众结合在了一起,使知识分子和民众同样具有了更加强大的力量。而中国的知识分子,则被科举制度钉死在了官僚附庸和地主师爷这张皮上,既被官僚地主阶级看不起,又被人民大众所痛恨,没有任何历史地位。毛主席便想通过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也把中国的知识分子与人民大众结合在一起,让知识分子附在人民大众这张皮上,这样知识分子就会具有强大力量,从根本上解决知识分子的地位问题。可是后来毛主席发现,中国知识分子不仅绝不接受毛主席的好意,反倒由此痛恨毛主席,把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说成是迫害知识分子。

中国知识分子坚持脱离人民群众高高在上的历史倾向,使毛主席只能转而把希望寄托在工人阶级身上,希望从工人阶级内部培养自己的理论队伍,以此来保证工人阶级正确的政治方向和强大的政治战斗力量。因为毛主席知道,对于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来说,最大的牢笼是思想牢笼,要冲破思想牢笼,就必须建立宏大的工人阶级理论队伍。没有理论武装的工人阶级,只能是自在的阶级,只有理论武装的工人阶级,才能成为自为的阶级。特别是毛主席看到,中国官僚集团是在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复辟资本主义,而不是打着资本主义旗号公开复辟资本主义,这就更加迫切需要有宏大的工人阶级理论队伍,由工人阶级自己来解释马克思主义和识别真假马克思主义,以避免上当受骗。只是要建立宏大的工人阶级理论队伍,是一项长期艰巨的历史任务,需要经过一个相当长的历史过程,而历史留给毛主席的时间又是那样短暂,随着主席的逝世,建立宏大的工人阶级理论队伍的伟大事业,也就刚刚开始便彻底夭折了。

六是坚持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实事求是的观察问题和分析问题,以及坚持“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这个问题看上去很容易,做起来很难。目前就坚持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来说,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最大困难,首先就是难在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借鉴,复兴社会主义是此前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事业,怎么做谁也不知道,只能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并且除了毛主席之外,其他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只有如何建立社会主义的理论,而没有如何复兴社会主义的理论,使人很容易犯脱离实际的教条主义错误。其次,就是个别品行不端的人趁机捣乱,不断从一百多年前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寻找攻击他人探索的词句,就象文革结束后中国官僚集团攻击造反派那样。

至于被毛主席看作是根本路线的群众路线,在今天要做到同样十分困难。特别是那些口口声声反对改良主义的所谓革命派,不仅自己不关心群众疾苦,谁关心群众疾苦就大骂谁是改良主义。右派天天用一些抽象概念忽悠民众,他们也同样用一些抽象概念忽悠民众,至于他们忽悠的那些抽象概念是什么意思,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在他们忽悠的抽象概念中,什么都能够找到,就是找不到群众利益和群众愿望;他们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群众基础,就那么几个人天天凑在一起搞阴谋,今天商量攻击张三,明天商量攻击李四,并且攻击的矛头永远是对准左派内部。在坚持群众路线这个问题上,我们一定要向毛主席学习,毛主席就是坚持群众路线的绝顶大师,从最初带领人民“打土豪分田地”,到后来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所反映的无一不是中国人民最根本的利益和最根本的愿望。一些人总是声称是社会主义革命派,社会主义是干什么的?社会主义就是用来实现人民利益和愿望的,离开了人民的利益和愿望,社会主义就只能成为无所事事打发时间的瞎扯蛋。

2,对当今中国共产党性质的判断,反映了对毛主席党建思想的基本态度。

毛泽东思想在今天中国还管不管用?毛主席的党建思想在今天还管不管用?许多人往往是抽象肯定、具体否定,并且还是彻底否定。彻底否定就表现在对当今中国共产党基本性质的判断上,坚持认为当今中国共产党的基本性质完全变了。如果说当今中国共产党的基本性质完全变了,那么,毛主席的党建思想,以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和实践,也就完全错了,至少是没有了任何意义。当初毛主席创建大众民主的纠错机制,开辟人民群众帮助共产党整风的根本道路,特别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场政治大演习,讲得十分清楚,就是为日后对付资本主义复辟做准备。毛主席生前特别强调,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政治大演习,演习什么?就是演习怎样通过大众民主和造反有理,来恢复共产党的阶级性质和群众基础,怎样重返社会主义基本道路。既然是演习,就是为实战做准备的,如果说共产党已经完全变了,已经彻底没指望了,还要文化大革命这种演习和实战干什么?文化大革命的根本特点,不是要推翻共产党,而是要恢复共产党原有的阶级性质;文化大革命的根本原则,就是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

——这就是文化大革命与以往大革命的根本不同之处。毛主席反复说,文化大革命要进行多次,而不是进行一次两次,为什么要进行多次?就是因为一次解决不了问题,就是因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战胜谁的问题,需要经过相当长的历史阶段才能解决,期间必然要经过多次反复,共产党也要遭受多次挫折,所以文化大革命需要进行多次,需要多次挽救共产党,多次恢复共产党的阶级性质。相反,如果共产党已经没有了任何指望,那么,经过一次推翻就解决了,哪还需要经过多次反复?一些人天天空喊毛主席伟大,可是在对待共产党的问题上,却自认为比毛主席还伟大,认为毛主席晚年所有的理论准备和实践探索都是白搭,自己比毛主席更了解中国共产党,比毛主席更知道怎样解决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发展。大家都知道,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国共合作,就是共产党帮助国民党整风,帮助国民党恢复其先进性和战斗力;既然当年共产党人连国民党都挽救过,对国民党都曾寄予过希望,为什么现在就不能挽救一下自己的党,不能对自己的党再寄予一下希望?我们都是毛派共产党人,既然是共产党人,就应该维护共产党,怎么能够连试都没有试一下,就说共产党不行了呢?

3,当今中华民族要崛起,人民要复兴社会主义,不可能离开共产党。

当前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也到了实现世纪性崛起的时候,走到了崛起或毁灭的历史十字路口,要摆脱危机实现崛起,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统一力量,目前这个统一力量只能是中国共产党。美国等西方国家的资本集团要打倒中国共产党,并非完全是意识形态的原因,而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民族统一的力量,要解体中华民族,就必须推翻中国共产党。这就是西方资本集团和国内买办汉奸集团,把矛头集中对准共产党的根本原因。中国极端右翼势力已经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号,变成了带路党;中国左派内部也有人打着反对修正主义的旗号,加入了带路党。毛派共产党人绝不能做带路党,这是绝对不能跨越的政治底线,如果在西方资本集团和带路党的联手打击下,中华民族真的是难逃此劫,那么,毛派共产党人也要誓死与中华民族共存亡。

右派带路党的口号是“人权高于主权”,左派带路党的口号是“工人无祖国”。“工人无祖国”这个口号在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百分之百正确,放在中国这样一个民族危亡时刻,就是百分之百的混账!中国要复兴社会主义靠什么,仍然要依靠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量,搞社会主义不要共产党,岂非是咄咄怪事!不要把共产党和共产党内的什么人完全等同起来,共产党就是共产党,即使现在这些人全都烂掉,中国仍然需要共产党的领导力量。毛主席当年说得十分清楚“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这话说得十分清楚,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而不是共产党。不能因为一时斗不过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就要打倒整个共产党。这完全是流氓赌徒的逻辑和主张。

4,中国共产党与当今中国社会基本制度联系在一起。

如果说中国共产党是恢复原有阶级性质的问题,那么中国社会基本制度则是恢复原有功能的问题。到目前为止,如果就社会制度的基本框架做比较,中国社会制度的基本框架,可以说是当今世界最完善最科学的制度框架——共产党的领导可以保证国家的完整统一;人民政府处于党和群众双重监督之下;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可以把各种各样的治国安邦人才集中起来,为国家长治久安出谋划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则对政协提出的各种政策,按照人民利益进行筛选,对政府执行情况进行监督和约束。这套权力约束机制和基本框架比之西方国家的三权分立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

后来中国社会之所以会发生悲剧性演变,不是这套基本制度出了问题,而是这套基本制度的原有功能出了问题。一是党官一体化抽掉了共产党的政治领导功能;二是镇压造反派和严禁群众运动抽掉了对官员的群众监督功能;三是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变成了明星俱乐部,抽掉了为治国安邦出谋划策的功能;四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变成了全国官员代表大会,抽掉了由人民决策把关的功能。正是由于这套基本制度丧失了原有功能,社会权力出现了约束真空,才使权力和资本双双达到了为所欲为的登峰造极地步,人类数千年建立起来的道德伦理全面崩溃,整个社会变成了动物世界。

或许人们会说,既然这套制度如此之好,为什么中国会落到这个地步?或者说,这套制度的原有功能是如何丧失的?其实回答这个问题很简单,正是因为这套制度是历史上最为完善的制度,是唯一能够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是对数千年剥削制度的彻底否定,所以必然会发生历史的反复。如果对数千年制度的否定没有发生历史反复,反倒是不可思议的天外奇谈。这是就新生事物发展的一般客观规律而言的,如果就具体原因进行分析,中国基本制度原有功能的丧失,主要是造反有理这个根本道理被彻底否定的结果,而造反有理被彻底否定,又是以市侩式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的结果。那些文革后获取了高官厚禄的政治市侩,先是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否定了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由于他们的市侩式马克思主义没有任何生命力,随后又被新自由主义所否定,最终形成了党变修国变色的结果。

5,最后的基本结论:仍然是此前我们曾一再强调的,坚持中国共产党的统一领导不变,坚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基本制度不变,坚持五星红旗的政治格局不变。

二,如何看待当今的中国社会的基本性质和主要矛盾。

1,当今中国社会的基本性质。

对前面第一个问题的回答,基本决定了对眼前这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当今中国社会的基本性质,应该定义为是社会主义已经变质的社会,是人类历史上一种特殊的社会形态。今天的社会仍然是共产党领导,仍然是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既非是一般意义上的资本主义社会,也不是什么封建主义社会。毛主席生前说“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那是在剥削阶级这个层面上使用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概念的,并非就是指具体的资本主义制度。否则,在逻辑上就说不通,改革教就是钻了这个逻辑空子,才否定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我们通常所说的资本主义复辟,也是在复辟剥削制度这个层面上的一种说法,并非就是说中国已经成为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如果中国已经成为资本主义社会形态,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也就不需要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了,中国也就不会存在共产党的领导,不会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基本制度,大学课堂上也就不会坚持灌输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了。

所以,虽然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变质,但仍然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形式;虽然中国共产党失去了原有的阶级性质,但仍然是共产党;并且中国共产党仍然是国家统一的积极力量,这就是当今中国社会的实际状态。由此决定了我们的历史任务,是恢复共产党的阶级性质而不是推翻共产党,是复兴社会主义制度的内容而不是消灭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框架。莫说是彻底消灭数千年剥削制度会有反复,即使是资产阶级革命成功后仍然有反复,但是资产阶级革命胜利之后的封建王朝复辟,并非是把整个封建主义制度又全部搬了回来,并非是把社会重新拉回到了封建主义时代,而只是封建皇室集团重新掌握了国家政权。如法国波旁王朝复辟,复辟的只是王室权力,而并没有能够复辟整个封建主义生产关系,正是由于王室集团没有能够复辟整个封建主义生产关系,与已经形成的资本主义制度基础始终处于冲突之中,所以最终仍然是被历史所淘汰。目前中国的情况就是与之相类似,中国官僚集团只是让已经被打倒了的剥削阶级重新占据了统治地位,但是仍然没有改变中国社会的基本制度,中国社会的基本制度如同一个肢体瘫痪的病人,虽然肢体已经瘫痪,但是仍然完好存在,只要能够恢复肢体的原有功能,整个身体的康复就大有希望。在此种情况下,绝对不能因为其肢体已经丧失了原有功能,就要彻底砍掉瘫痪的肢体甚至干脆杀死病人。

2,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

中国社会的基本性质,决定了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仍然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是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之间的矛盾。还是毛主席亲自制订的党的基本路线那个判断:“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这个历史阶段中,始终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存在着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进行颠覆和侵略的威胁。”可以说,目前中国正是处于资本主义复辟的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如同当初法国波旁王朝复辟的资本主义历史阶段一样),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力量都存在,仍然存在着要走什么道路之间的斗争,只是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之间矛盾的主导地位发生了变化,总的社会历史阶段并没有改变。如果当今中国已经完全变成了资本主义社会,也就不存在两条道路的选择了,正是因为还没有完全变成资本主义社会,所以仍然存在着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之间谁战胜谁的矛盾。

不过,虽然总的社会主义历史阶段没有发生根本变化,但是社会主义历史发展的具体阶段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具体特征也随之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往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具体表现为是坚持社会主义还是复辟资本主义之间的矛盾,而目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则具体表现为是复兴社会主义与坚持资本主义之间的矛盾。这样表述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比较符合目前中国社会的实际状况。

虽然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核心性质,仍然是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之间的矛盾,但是由于“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已经发生,“帝国主义颠覆和侵略的威胁”已经形成,并且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颠覆和威胁,而是要解体甚至灭绝中华民族,并且在世界一体化过程中,国内精英集团与西方国家资本集团已经连接成为新的利益共同体,“中美国”在客观上已经形成,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已经逐渐融合在一起,这就决定了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不再仅仅是表现为传统意义上的国内阶级斗争,而是表现为以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与西方资本集团领导的国内外精英集团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已经不再仅仅是争夺国家政权的斗争,而是维护中华民族基本生存权的斗争。这是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趋于激化的根本特点。

3,当今中国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之间的关系。

如果就一般而言,往往是民族矛盾大于阶级矛盾,但是民族矛盾的最终解决则要取决于阶级矛盾的解决。不过对当今中国而言,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的关系,具有了以往历史相比完全不同的新特点。

首先,如同此前我们多次谈到的那样,世界一体化率先造成了各国精英集团的一体化,发展中国家精英集团的利益不再取决于本国私有化的发展水平,而是取决于世界精英集团的整体利益,这就不可避免地形成了发展中国家精英集团与本国本民族在利益上的对立,必然会勾结发达国家资本集团损害本国利益。这是世界一体化过程中出现的越来越不利于发展中国家的新特点。而这个特点在当今中国表现得特别突出,维护和壮大“中美国”这个殖民经济共同体,已经成为中国精英集团的集体共识。这个特点说明,随着世界一体化的发展,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越来越交织融合在一起,已经很难明显分开了。

其次,目前民族矛盾的发展,使中国的阶级矛盾具有了与以往历史相比,完全不同的性质。以往中国历史上的资产阶级,是由于自身的软弱性导致了中华民族几乎陷入亡国绝境,而今天的资产阶级极端右翼势力,则完全是为了销赃灭迹而引领西方势力要解体中华民族,甚至为满足美国生物资本的利益,不惜把中华民族推向灭绝边缘。中国极端右翼势力在毁灭中华民族方面无所顾忌的一个根本原因,是因为他们的财产和亲属已经转移到西方发达国家,这种转移本身使他们只能选择毁灭中华民族,别无他途。可见,当今中国不仅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交织在一起,并且民族矛盾使传统的阶级矛盾逐渐变质,阶级矛盾不再如同传统阶级斗争那样,是争夺国家统治权的矛盾,而是要彻底毁灭这个国家。如果说,以往阶级矛盾的焦点是争当船长,那么,现在阶级矛盾的焦点则是要沉船。所以,沉船派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最凶恶的敌人。挽救中华民族,已经成为当前压倒一切的紧迫任务。

最后,恐怕许多人在此都会形成一个疑问:为什么中国和西方国家的精英在爱国主义和卖国主义之间的价值取向上完全相反?比如美国精英阶层在“中美国”问题上的爱国主义立场十分坚定,要求“中美国”必须为美国利益服务;而中国精英阶层同样立场坚定只是选择了相反的卖国主义立场。中美两国精英的相反选择,除了理想主义因素之外,主要是中美两国对待爱国主义和卖国主义的不同态度决定的。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叛国者的处罚极其严酷,而中国最近30多年来不仅不再反对和处罚汉奸,甚至媒体舆论在一致讨伐所谓“爱国贼”,并且谁反对汉奸谁就会成为媒体讨伐的对象。全国政协委员喻权域先生曾因为提议设立《反汉奸言论法》,当即被媒体舆论骂了个狗血喷头,而许多西方国家都有类似法律。一个公开维护汉奸的国家,必然是汉奸遍地的国家。在当今中国,干什么都有风险,唯独当汉奸没有风险。如果一个人仗义执言做好事,会有亲朋好友提醒他注意安全;可是如果一个人当汉奸,绝不会有任何人提醒他注意安全。因为当今中国已经形成了保护汉奸的舆论环境和法律环境。正是对汉奸在舆论上和法律上的严加保护,最终形成了今天庞大的带路党。类似带路党这类人,如果放在美欧等任何一个发达国家,即使政府不出手,民间老百姓也会出手剿灭,可是在中国,他们却成为网络媒体的推崇偶像。这就是当今中国精英选择卖国主义立场的主要原因。

三,如何看待当今中国的阶级斗争和社会革命。

1,中国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交织融合,决定了拯救中华民族就是当今最主要的阶级斗争。

当今中国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交织融合,国内精英和西方精英的利益一体化,内部官权与外来洋权的相互结合,使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拯救中华民族就是最大的阶级斗争,所有其它斗争都必须服从于这个斗争。正确处理这个问题的原则仍然是以往那四句话:扩大百姓民权,加强中央集权,约束地方官权,限制外来洋权。美国金融危机的加深,国际生物资本的扩张,中国转变发展方式,世界资源矛盾的尖锐,大众民主时代的到来,等等所有这些因素,正在彻底结束和平与发展的历史时代;中美之间的冲突,以及国家力量与美国在华势力之间的冲突,国家统一力量与分裂力量之间的冲突,人民大众与买办汉奸之间的冲突,这些矛盾的爆发都将不可避免。只要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带领下能够战胜外来干预势力、内部分裂势力、买办汉奸势力,就必然会形成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历史大反思,极大提高人民群众的政治觉悟,在社会历史的大反思中,复兴社会主义自然会水到渠成。

当初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解决阶级矛盾的条件,就是在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民族矛盾中形成的;目前中国社会解决阶级矛盾的条件,同样需要在抗击外来颠覆势力的斗争中形成。这是当今中国社会阶级斗争最根本的一个历史特点,如果忽略这个历史特点,我们将会犯根本的历史错误。所以,我们一直强调两句口号的前后顺序十分重要:第一句口号是“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第二句口号是“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这两句口号的前后顺序一定不能搞颠倒,一旦颠倒了这两句口号的前后顺序,不仅这两个口号都会变成空谈,中华民族肯定要遭受空前劫难。

2,拯救和复兴中华民族的历史任务,决定了当今中国毛派共产党人和爱国力量的主要对手,就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国家恐怖主义势力和以带路党为代表的国内极端右翼势力。

在谈到拯救和复兴中华民族时,或许有人会产生疑问——目前到底是拯救中华民族还是复兴中华民族?其实,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与中华民族到了历史崛起的时候,是辩证地联系在一起的,中国人讲危机,就是指危险和机会总是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最危险的时候也就是大崛起的时候。目前中国已经走到了崛起或毁灭的历史十字路口,向前跨越一步是世纪性崛起,向后退缩一步是彻底性毁灭。把中华民族逼上历史十字路口的主要敌人,就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国家恐怖主义势力,以及以带路党为代表的极端右翼势力。此种状况与抗战初期有些类似,只是比抗战初期更加凶险,所以需要毛派共产党人第二次“北上抗日”。当初是要抗击日本帝国主义及其带路党汪伪政权,现在是要抗击美国国家恐怖主义及其带路党极端右翼势力。由于当今中国共产党还在,中国基本制度还在,毛主席设置的大框架还在,只要我们自己不犯大的历史错误,夺权第二次“北上抗日”的胜利,将大有希望。

3,现代社会的发展,决定了当今世界国内革命的主要形式,将是街头革命,而不再是武装斗争。

一是现有军事技术的高度发展水平,决定了一旦国内爆发现代战争,所有阶级和政治集团将同归于尽,不再会有任何赢家,对于大国特别是核大国来说,必然如此。二是人民大众利用现有的街头政治手段能够实现革命目标,而不再象此前社会那样,根本不存在街头革命的条件,只有通过武装斗争和暴力革命才能实现革命目标。这是街头革命将取代暴力革命成为社会变革主要形式的最根本因素。可以说,街头革命取代暴力革命,是人类文明在社会变革方面的一种历史性进步。人类的文明和进步表现在各个方面,同样也表现在革命形式的选择方面。而且严格说来,街头革命取代暴力革命成为革命的主要形式,是以毛主席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对人类社会的伟大贡献,是由中国文化大革命开创的世界革命新形式,文化大革命就是典型的街头革命,正是从那时起,世界进入了街头革命的新时代。无论是20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黑人运动和法国五月风暴,还是20世纪九十年代的苏东巨变和21世纪初的中亚颜色革命,以及眼下中东北非的大众革命,都是从中国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所以我们说,中国是街头革命的老祖宗,根本没有必要害怕街头革命。

可是,由于历史的阴错阳差,如今美国居然成了街头革命的最大赢家,“可控混乱”和“导向革命”,已经成为历史上继旧殖民主义暴力控制、新殖民主义经济控制之后,美国等西方国家控制和颠覆其他国家新的政治手段。这就决定了当今中国不是要不要街头革命、会不会有街头革命的问题,而是街头革命一定会到来的问题。可以说,中国毛派共产党人将要面临的最大历史考验,就是在未来的街头革命中,与极端右翼势力带路党争取群众的问题。如果毛派共产党人能够把群众争取到自己周围,社会主义的复兴和中华民族的复兴就都有希望;相反,如果让极端右翼势力带路党占据了优势和上风,那么,等待毛派共产党人的就只能是刑场和监狱,不可能会有其它地方。

由于街头革命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各国国内革命的主要形式,街头革命的基本要素也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在人们面前,目前能够概括出来的就是“街头革命三要素”:口号纲领、民众组织、网络媒体。只要具备了这三个基本要素,就一定能够取得街头革命的胜利。俄罗斯的普京和伊朗的内贾德,就是依靠“街头革命三要素”,放手发动群众,成功地挫败了美国街头革命的颠覆活动。值得中国人民特别庆幸的是,毛主席恰恰在这三个方面给我们留下了强大武器:一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红歌会将成为街头革命的主体力量;二是可以通过群众夺权从外国势力手里夺回网络媒体;三是“建设五有社会实行四大自由”的口号,集中代表了人民群众的经济和政治要求。口号的关键不是主义,而是人民利益。

5,毛派共产党人的理论一定要代表人类最先进的政治文明,概括人类最优秀的思想成果。

列宁在论述马克思主义的伟大时曾经指出,马克思主义是人类历史上最优秀思想文化的结晶。人类历史上革命潮涨潮落,说到底,其实是社会历史对各种文化自我筛选的过程和结果。一个阶级或者一个政治集团的胜利,首先是文化上的胜利,没有文化上的胜利,其它任何方面的胜利都不可能站住脚,即使暂时站住了,最终仍然会被淘汰。毛泽东思想是中国五千年文明的结晶,是东西方最优秀文化相融合的结果,我们作为毛派共产党人,也一定要尽可能代表人类最先进的文明成果。目前人类政治文明的许多成果,被资产阶级和精英阶级赋予了虚伪的内容和剥削阶级性质,对此我们不应该简单否定,而是要赋予其崭新的历史内容,使其能够反映人民大众的根本利益。诸如人权、自由、民主、平等这些政治文明成果,我们完全可以赋予其新的内涵,使其具有十分鲜明的时代特色。什么是人权?住房、医疗、教育、养老就是最基本的人权;什么是自由?四大自由就是最基本的自由;什么是民主?造反有理就是最基本的民主;什么是平等?废除资本世袭制和贫困世袭制就是最基本的平等。还有,要把我们的政治目标和现代社会的发展结合起来,把我们的社会主义主张建立在不断发展的现实基础上,在虚拟经济基础上建立公有制的大众经济,在网络媒体基础上建立大众民主制度,在道德伦理基础上建立人民即法的现代司法制度,在德智体美基础上建立现代教育制度等。

6,实现三大历史任务的统一,是毛派共产党人最伟大的历史任务。

当今世界的一体化和经济的虚拟化,社会历史的文化转型和政治转型,正在把社会主义复兴,中华民族复兴和东方文化复兴这三大复兴运动结合在一起,三大历史任务有可能将同时实现。实现这三大历史任务,既是所有炎黄子孙的共同理想,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根本追求,还是中华民族贡献给世界的最好礼物。我们毛派共产党人一定要记住,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喊出的最激动人心的口号,是“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而不是任何阶级的口号。

四,如何看待当前左派内部的主要争论。

随着社会矛盾的发展,左派内部的各种争论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复杂,这是一个正常现象。其中,有些问题需要当面交流来解决,有些问题需要长期反复讨论来解决,有些问题则需要实践活动来验证,对此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解决这些问题。并且就目前而言,也不宜把太多精力放在这些内部争论上,因为我们面临的斗争极其迫切和严酷,应把主要精力放在对敌斗争上。之所以还要专门解释下面几个重大问题,是因为这些问题已经不再属于同志式的讨论,而是把同志放在了敌人的位置上,并且还定义为是主要敌人。

1,关于认识领域中革命与改良的问题。

第一,所谓革命派和改良派的问题,纯粹是伪问题。当今中国根本就没有发生所谓要革命还是要改良的争论。目前那些所谓的革命派,其实是既不革命也不改良,他们嘴里所谓的革命,并非是自己要革命,并非是别人阻止他们革命,而是认为别人应该去革命去流血去拼命,一旦看不到别人去革命去流血去拼命,于是就大骂别人是改良派。如果硬要说他们是什么派,那么就是看戏派,就是骂街派,他们认为花钱看戏,就应该看到戏台上流血死人,看不到戏台上流血死人,就感觉不过瘾,于是就破口骂大街,大骂别人是什么改良派,至于他们自己为什么不去革命,则从来都是讳莫如深。

其实长期以来,左派队伍中的确存在着一部分同志侧重于实践活动、另一部分同志侧重于理论活动的状况,如果一定要分什么派,也可以看作是实践派和理论派,虽然这两部分同志的侧重点不同,在许多问题上意见分歧很大,甚至会拍桌子砸板凳,但是却一直互相尊重、互相理解,从来不会在背后打黑枪,即使在目前打黑枪成风的情况下,也绝然看不到这两部分同志互相打黑枪。

目前专门从背后打黑枪的,往往是那些从来不上前线作战的“革命派”,是那些到处骗吃骗喝的“革命派”,是那些和炎黄春秋的右派一样享受着官僚特权的“革命派”,而总是在背后挨黑枪的,却往往是那些在前线生死搏杀的战士,这些战士背后挨黑枪的罪名,就是射击姿势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军事教程的规定。

第二,所谓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保皇派问题。所谓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一直是有些人打内战的借口。可是这些人却很少解释甚至从来都不解释,他们所谓的皇帝是指谁?如果是指共产党,那么他们说对了,我们的确不反对共产党,因为我们是毛派共产党人,不可能反对共产党,不仅不会反对,还要支持共产党的领导。或许他们会狡辩说,他们所谓的皇帝,是指修正主义集团。可是他们同样是从来也不解释所谓修正主义集团是指哪些人,包括哪些官员?其实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什么是修正主义集团,他们唯一能够明确的,就是用这些抽象名词来打内战。他们把人民大众反对帝国主义,反对买办汉奸,反对官僚集团,反对资本豪强的斗争,统统都说成是只反贪官的斗争,是什么小骂大帮忙。说来也巧,被他们辱骂为“保皇派”的那些人,同样也是被右派带路党辱骂为“保皇派”的人,究竟是这些人站到了带路党的立场上,还是带路党站到了这些人的立场上,应该是需要这些人认真思考的问题。

第三,所谓投降派和投降主义的问题。把毛派共产党人坚持共产党领导的主张,骂做是投降派和投降主义,恐怕是世界上最为荒唐的事情了。毛派共产党人仍然是共产党人,共产党人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何来投降之说?这些人动辄就拿毛主席评《水浒》来做幌子,可是他们却忘记了或者是故意忘记了,当初毛主席评《水浒》,是要告诫全党全国人民,对内不要投降官僚集团,对外不要投降帝国主义。可是现在那些口口声声反对投降派的人,当初先是投降官僚集团镇压文革造反派,现在又投降带路党、投降帝国主义攻击毛派共产党人,他们才是不折不扣的真正投降派,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投降主义。

2,关于政治立场上左右合流的问题。

第一,在社会矛盾濒临爆发的巨变前夕以及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期,社会原有的政治力量必然会发生新的分化组合。这种分化组合分为积极的分化组合与消极的分化组合两种性质,如同抗战初期那样;原有政治力量积极的分化组合,就是形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原有政治力量消极的分化组合,就是形成了汪伪汉奸政权。当今中国再次出现了两种不同性质的分化组合:积极的分化组合,就是形成了爱国统一阵线,越来越多的各界人士,纷纷站到了爱国主义立场上;消极的分化组合,就是形成了左右合流,左右两派联手组成带路党。不要以为左派中人不会成为带路党,抗战时期中国三大汉奸头子,其中一个是国民党领导人汪精卫,另外两个就是中共一大代表陈公博和周佛海。大浪淘沙,革命与反革命,最初往往都在同一阵营。

第二,左右合流的理论特征。事物的两个极端永远是相通的。左右合流中的两派,恰恰是左右两派中的极端力量,这两种极端政治力量之所以能够合流,在于双方思想根源基本相同。如果去掉他们各自政治主张的语言色彩,就会发现他们政治主张的内容完全一样:右派带路党主张“人权高于主权”,左派带路党则主张“工人无祖国”;右派带路党主张“实行多党制”,左派带路党则主张“党外建党”;右派带路党主张“实行私有制”,左派带路党则声称“全民所有制是万恶之源”;右派带路党把爱国主义骂做是“爱国贼”,左派带路党则把爱国主义骂做是“散发着臭味的爱国主义破旗”;右派带路党的口号是“为了民主,给美军带路”,左派带路党的口号则是“为了社会主义,让中国战败”;右派带路党把毛派共产党人骂做是“专制奴才”,左派带路党则同样把毛派共产党人骂做是“专制帮凶”;右派带路党称赞左派带路党是“清醒的左派”,左派带路党则赞扬右派带路党是“革命的民主派”……总之,左右两派带路党已经如同兄弟般走到了一起,在所有重大政治问题上完全一致,特别是在攻击乌有之乡和毛派共产党人的问题上,很难区分清楚双方之中哪一个更加疯狂。

第三,左右合流是毛派共产党人无论如何不能跨越的政治底线。左右合流的实质是充当汉奸带路党,一旦形成潮流势必要亡党亡国亡百姓。这既是毛派共产党人无论如何不能跨越的政治底线,也是所有爱国人士无论如何不能跨越的伦理底线。宁死也不能当汉奸,是千百年来中国人最大的伦理法则,也是中国人对所有政治力量和历史人物进行取舍的根本法则。

3,关于道义上的个人品质问题。

左派右派不仅仅是一种政治观点和政治立场,同时也是一种道德品质和生活方式。目前左派内部不同意见之间的争论,包括那些十分激烈的政治批判,其中绝大多数人甚至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都属于不同认识上的问题,即使少数人立场有问题,也是源自于心情急切,其本质和出发点仍然是好的。我们相信,只要有机会大家坐下来当面谈一谈,绝大多数人是能够走到一起的。但是不能否认,其中也确有极个别的人是品质问题,主要是两种类型,道德品质和政治品质。

南平车辆买卖服务信息推荐
---------- 认证信息 ----------
邮箱已认证 手机已认证
查看TA的主页